| 图片 | 札记 | 留言 | 朋友 | 作者 | 检索 | 更新 |

 
你能成为一名职业摄影师么

 
  朋友Z是圈内公认的一名不错的摄影师,人诚恳,活儿也讲究,还得过大小不少奖项。Z经常拉我当助手,他是我见过的最负责任,最认真、仔细的摄影师。也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在晚宴拍摄活动中穿西装打领带,在翻拍字画过程中使用柯达Q13色卡的人。Z接到委托的拍摄任务后,都会仔细准备,根据任务充分准备器材,清点附件不必说。有时还会提前画好草图,与委托方充分沟通拍摄方案。遇到重要拍摄任务,Z会先期进入拍摄场地,将自己的构想拍摄了草图然后通过网络沟通意见,确保拍摄的结果。在拍摄过程中,他总是提前到场,遇到一些不可测的情况,尽量克服,宁可自己麻烦些也不给委托方增加要求。拍摄完毕,Z也会将选好修完的图片如期交给委托方……可是一次流产的拍摄任务让我对Z有了新的看法。
  那是一次拍摄小合影的任务,对Z来说可谓小菜一碟。我给他当助手。我们按照约定的时间到场,委托方是南方一商会,他们对前一位摄影师的拍摄结果不满意,要求我们重拍。看过样片并与委托方定好图片要求后,约好半小时会议结束后开拍。我们随后便到拍摄场地开始准备工作。Z根据样片人员与背景比例经试拍确定了机位座椅摆放位置,请保安将位置不合适的车辆挨个喊车主开走。但原本定好的拍摄时间由于对方人员迟迟未到一推再推。在烈日下等着停车的车主越来越不耐烦,原本适合拍合影的侧光也渐渐变成糟糕的顶光。无奈下,Z只得在附近又找了一个背景和光线都合适的地点,再次请保安喊走了碍事的车辆,重新确定了机位,排好座椅。借来扫把,清扫了满地的落叶。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委托方的女秘书跑来通知我们:因人员不齐,拍摄时间改在下午五点,而且要给参加合影的每个人拍摄一张标准像。Z二话不说,一边收器材,一边以下午拍摄时间另有安排为由推掉了拍摄。我知道Z下午原本没有安排拍摄。按说,业务量增意味着Z的收入也会相应增加,但烈日下白白等了三个小时让Z感到非常伤自尊,他咬牙然放弃了这次收入不斐的拍摄。在路边的小摊上,我和Z每人吃了一个六块钱的盒饭,因为没有做成业务,我们没有叫出租车,我帮他拎着三脚架挤上公共汽车回到Z的小工作室,那天整个下午,Z在工作室里面打扫卫生,整理以前的图片。对于Z来说,他白白忙活大半天,弄出几身臭汗,不仅没有收入,盒饭,交通费、房租水电又全是费用,自尊心也受到伤害。我理解他拒绝下午的拍摄,但是我明白Z肯定无法长期如此拒绝下去。
  经过这一次,我开始明白职业二字的分量。千万不要以为职业摄影师就是用着专业相机和镜头,马甲的某个口袋里揣着带“PRO”字母的胶卷,留个胡子,干过几单宣传册页之类的小活,外加几个奖状证书就能当的。“职业摄影师”的“职业”二字,在经济层面上意味着全家吃饭、穿衣、买车、买房买新相机的钱全部来自你眼睛和右手食指。在权利义务的的层面上则意味着委托方的责任和对自己图片质量的责任。当然,有时还意味着无奈的让步甚至放弃。
   所以,我还是继续玩我的票吧。
发布日期:2010-3-29
     
 
注目礼 |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山东十人摄影展|
微 信
 
   
Copyright©2000-2016 注目礼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