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片 | 札记 | 留言 | 朋友 | 作者 | 检索 | 更新 |

 
拥有健康 才有幸福

 
  晚饭后和妻子带女儿散步,抱着孩子过马路时听到手机来了短信,等再次想起短信的事情时,经是十多分钟已以后了。短信是来自家住济宁的大学同学老D,短信很短:“孩子因血液问题肠道出血,你在省立医院儿科有熟人么?”。 手机号码没错,不会是诈骗,更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我脑袋有些蒙,急速在我的关系圈中检索。小学同学王刚在省立医院儿科工作,几年前见过一面,虽然不熟,但是这时候也只有找他了。我直接给和王刚要好的奎元打了电话,要他的手机号码,奎元也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他,几经辗转我得到了王刚年初参加了非洲利比里亚医疗队的消息!没有办法了,只好和老D约好在医院儿科儿科见面。这时老D的车子正在泰安段的高速公路上向济南飞奔。
  夜晚的医院很是凄凉,走廊上、观察室里面横七竖八都是人。躺着呻吟的,没精打采输液的,诊室里哭闹的孩子,旁边站着六神无主、衣着凌乱的家长。我找了两圈没见老D,我拨通了老D的电话,随着电话铃声我惊讶地发现,老D竟然就抱着头坐在离我不到两米远的椅子上,我两次经过这儿,竟没看到他。老D穿一件有些脏的白衬衫,心事很重的样子。老同学见面没有寒暄,刚握手,就看到了老D满脸疲惫的老婆抱着七个月大的儿子走过来。小孩刚刚打过针,哭得满脸眼泪。可能是我初为人父的缘故,最看不得小孩子哭。看着眼前这个长得白白净净,露着两颗小牙,号啕大哭的小男孩,更让我心里觉得难受。在去药房换药的路上,老D给我介绍了大体情况:中午发现孩子便血,就带孩子到市里的医院化验,所有情况都已排除,就是担心“那个病”。市里医院建议到省立医院检查。但赶到省立医院晚已经是深夜,没法做全面化验,只能保守治疗,等明早再说。省立医院的值班大夫告诉老D,在省立医院的化验还缺三个指标,要想确诊,只能把化验指标做全,那就得到上海和北京的大医院……后来,老D死活不肯收我给他的钱,也不肯住到我安排好的旅店,他要陪儿子在医院观察室熬一夜,就等明早化验。我知道老D在一家银行工作,手头并不算紧,他不去旅店过夜可能是没有这个心思吧。回家后,我把情况告诉了妻子,我们都在猜想老D说的“那个病”是什么病,真是太可怕了!看着正在甜甜吃奶的女儿,我和妻子相视无语。对于我这等俗人来说,健康是幸福的底线,更是幸福和不幸的分界线。
  第二天清晨六点二十,我还没有起床,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是老D!原来老D经过一夜深思熟虑决定带孩子到上海化验,托我买当天的机票,几个电话下来,机票定好了,给老D打电话时,他的车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  愿他们一家好运气。
  四天过去了,老D一家还在上海看病,化验结果应该出来了吧?我没敢打电话打扰他们。我试着给老D发了个短信,询问化验结果,半天后,老D回短信说当晚六点出化验结果。但是当晚老D没有联系我。“可能要等大夫看过化验结果才能诊断吧”,我开始安慰自己,尽量不把事情往坏了想。第五天老D也没有联系我,第六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传来任何老D的消息。是化验结果结果不好,不愿意讲,还是诊断没有问题,全家虚惊一场,忙于庆祝消遣,忘了我这个局外人?我难以抑止内心的忐忑,开始为老D一家捏把汗。
  一个星期过去了,终于在午饭时等来了那个一个开头是021的电话,在电话里老D的语气轻松了一点儿:“只是血小板的一个分项有点问题,会造成凝血慢一些,其他没有问题……只是今后要慢慢调养,小心受伤……”。我很高兴,这个7个月大的小男孩肯定把他的全家吓坏了,真高兴他能够“重返”健康的行列,健康真好!
发布日期:2009-8-17
     
 
注目礼 |联系我们|版权声明|山东十人摄影展|
微 信
 
   
Copyright©2000-2016 注目礼 All Rights Reserved.